蓬山杳杳
烧灯续昼……
 

对不起我太贪心。我什么都想要。

瞎写

半夜随笔写,这句话说的尤其轻尤其好听,方应看真是太苏了嘤嘤嘤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小孩子时期的我才想要结婚,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你以为可以让你找到灵感的方法:
1,熬夜
2,看别人的作品
3,空想
实际上找到灵感的方法:
0,进行创作

《沙雕脑洞》

黑暗骑士中丑爷之前一直威胁要老爷摘下面具,如果二人打斗的时候面具掉了:

丑爷把老爷摁在地上,猛击头部,老爷就地一滚站起,面具掉下——

丑爷:(怔住)...Bucky?

老爷:Who the hell is Bucky? I’m Batman!

原来我从小就被种下荒芜的种子。
难怪如何向往林森,
都不会生出一苗绿芽。

戴涵涵真是能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。随便一勾唇一抬眸都像在撩人,揣个兜晃个头都无比性感,站在哪都会很鲜明,却又都能融入背景。声音压低来像与情人私语,尤其是带了一丝笑意的时候,忍不住的心颤。Lu这个角色真是让他好好散发了一次自己的魅力,我现在还没从Lu的迷人气质走出来……(这个男人的味道竟然该死的性感!(哪里不对

《篾匠》

最喜欢的一篇短篇,从那之后就粉上七英俊太太了(。ì _ í。)

七英俊:

备个份。已经看过的可以忽略。



【一】



篾匠无名无姓,人人只管他叫篾匠,我便也学着。



我趁爹娘不备翻墙出院,一气儿奔到篾匠家去。那屋子一年四季有竹气清凉,香得像是说书人讲的仙庭,以至于我一想到仙人,眼前就浮现出篾匠坐在纸窗边的身影。作为一个偏远小镇的手艺人,他实在美得不近常理。



篾匠不常说话,见我来了,就问一声:“又逃来了?”



他...

风信:你居然打我!
慕情:你生儿子!
风信:你这心思比深宫怨妇还弯弯绕绕!
慕情:你生儿子!
风信:凭你那个性格怎么可能为别人以身犯险!
慕情:你还生儿子了呢!
风信:做不成朋友就整天阴阳怪气地恶心人!真搞不懂你脑子里都怎么想的!
慕情:别翻旧帐了,你不也丢下殿下去生儿子了?
风信:……(撸袖子
怜怜:伤害彼此有什么意义呢……找三郎,先找三郎……

“千丈深渊,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。”
——priest《六爻》

哎我真的喜欢严娘娘。

“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
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
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
草扎的精神 从此万寿无疆”
——priest《默读》

我怕是永远也写不好字了。

© 蓬山杳杳/Powered by LOFTER